治病之本在于正确哲学观 青島大明

治病之本在于正确哲学观

青島大明

1. 前序

至今为止,我以气功、法术治疗过许多疾患,有的效果立竿见影,但也有的效果不甚明显。

两者的区别在于“努力的方法是否正确”。正确的努力方法需要有正确的哲学观。什么是正确的哲学观呢?

2. 乐观要不得

一般来讲乐观是好事,但所有事务都去乐观地去解释的话则会出问题。

例如,治疗有误,病情仍在恶化时,还乐观地把它想成是 “这只是看上去一时的恶化,其实是好转的反应“的话,则是罔顾现实的解释,治疗只会一错再错。

中国的汉书中有个”实事求是“的词。意思是,“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要根据事实来判断”。想法无所谓乐或悲,只有基于事实的判断。想法是“对事务进行研究、比较后做判断”,没有必要执意去乐观地打造。

那么用什么标准去“研究、比较和判断呢”?这个标准就是天地人的原则。

3. 天地人的原则

我的天地人原则来自《黄帝内经》。

3.1. 天

天地人中的天是什么呢?我认为是太阳的时间。提到“天”,人们会联想到天体、宇宙,但重要的是天体和人之间的关系是随着时间而变化的。

太阳东升西落,月出天晚,时间各不相同,人体受太阳和月亮的影响。

从0点至12点阳气上升,而12点至0点则阳气下降。人的活动依照这样的时间特性来安排很是重要。

我施法术时也是采用天地人中的“天”的理论,来有效地利用时间。法术是将21点至翌日9点定为魔的时间,而9点至21点则定为法的时间。若在魔的时间施术,为魔术,故难以控制。因此,施术应该在法的时间进行。

法的时间段中,上午上升之气快,不易控制,但下午气行趋缓,控制会容易些。因此,法术在下午13点至21点进行为宜。

然而,根据病情,也有上午施术较好的情况。如能很好地加以控制,可借上升之气快亦可达到早日治愈之效。

3.2. 地

天地人中的“地”指的是地方。地中有阴阳五行,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特点。

纬度的不同阳气的强弱发生变化,离海洋河流的远近使阴气的强弱也发生变化。季节的变化也因地方的不同而各异。

土壤的成分也因地方不同而不一,会有强酸或强碱等特点。

自然环境不同,其土壤中的农作物也会不同。同名的中草药也会因培育的土壤不同而功效各异。

人们必须理解因地方不同而产生的相异,并加以有效地利用。做气功,也会因地理位置不同而效果各异。阳强地内多少有些阴也无妨,而在阴强地内的阳中练习则更好。

当然也需要考虑与身体的平衡。身体偏寒的人应该补阳,这种调节很重要。

3.3. 人

天地人中的“人”拥有五脏六腑和阴阳五行。

五脏与五情有关。疾病与情感之气有很深的关系。例如,容易生气发怒的人会伤其肝。因为容易生气之事,即使乐观地去看待,积极地去解释,肝脏也不会好。

心中无论怎样乐观,那只是忘掉不愉快,并没有根本解决问题。重要的是要解决生气之本身,无论怎样去乐观地解释,也只会隐蔽问题之所在,拖延病期。重要的与其说是解释问题,不如说是解决问题。

也有因果关系相反的事例。即不是因为令人生气的事情使得肝虚,而是因为肝虚而对琐碎事情生气。这种情况时,心中对发生的事情的解释不管怎样去变化都没有意义,现实的问题是肝虚的状况不改变病就治不好。

未病之病的话,通过纠正引发极度情感的事情尚可得到解决,但对于已病之病,就不光是五情,还有阴阳平衡、五脏平衡都需要同时调整。

为了能达到平衡,重要的观念是“中庸”。

4. 中庸

中庸的意思是“不左不右地在正中走”。我给病人发功时,会将身体和内脏的平衡调至中庸。当一个器官的气太强时,我会给它泻气,对气弱的器官则补气,以此来调整。

另外,我也调整生活、膳食、情感上的习惯,使其不至过度,但理想的还是人体能自然地取得中庸的平衡。

例如,牛仅靠吃草就可以长大。牛吃的草虽然本身只含有微量的蛋白质和钙质,但牛却可以通过体内的转换和积蓄达到有效地利用。

而人患了感冒就会吃药,不是靠自身体内的调节,而是靠外来补充。其实不应如此。重要的是有效地发挥其体内吸收的营养和气。

人也一样,阳气强时会自然地排阳,阴气强时会自然地补阳。那是通过训练可以达到的。

要自然地取得平衡,我们应该如何做呢?那就是遵循自然节奏,也就是遵循天地人中的“天”的时间去做就好。

5. 什么时候练习气功最好?

人们往往会认为运动需要氧气,所以氧气多的时候运动就好,我不这样认为。

氧气多的时间段是什么时候?如果认为在植物光合作用完成之前产生的氧气积蓄最多的话,那这个时间段应该是日落之前的傍晚。但是,傍晚已经是一天活动完后身心疲倦之时,是无气的状态,也不是一天中的好时机。

所以,我认为早晨练功最好。

如果按前述中的光合作用的说法来讲的话,早上应该是氧气最少的时间段。 但是,我每天5点起床,在日出之前,开始练气功。根据日升的节奏来调整自己活动的节奏。

另外,最好通过对身体适度增加负荷的方法来强身。在氧气少的状态下活动可以强肺。在环境不佳时做运动或气功可以锻炼脏器承受环境的能力。身体只有能对应艰苦环境才能变得更强。这便是应该清晨5点练功的依据。

此外,在这个时间段中,其他生物也有特别的生命现象出现。幼蝉出土成虫,苗种发芽也是这个时间。就是说,清晨5点是适合生命活动开始的时间。

《黄帝内经》说,寅时(3点-5点)是养肺经的时间。这段时间不睡觉的话,肺机能则不能得以充分恢复。因此,不管哪个季节,睡眠到5点钟很重要。

这里说的5点钟不是日本东京时间的5点钟,而是大家所在地的5点钟。

有不治之症的病人遵循这个哲学观练功后病愈的例证数不胜数。相反,因为不理解此哲学观使病又复发的例子也有。现在就介绍这些病例。

6. 病例介绍

6.1. 病例1 脑病有改善,工作也时来运转

60多岁男士,机器人工程学研究员,因脑病在医院治疗了10年。在医院接受治疗,每年享受3百万日元(约26,000美元)的医疗费减免,但不见好。

他记不得人名,精神虚弱,公司董事的头衔都丢掉了。然而到我气功院接受发功并开始自我练功以后,病症有所改善,性格也变得积极,也很想工作,想法也很多。

从前的校友中有很多人是同行的专家,在各个领域都享有一定的名望。他与他们联系,阐述自己的想法,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开始了新的研究。

这位病人症状的大为好转还是自他清晨5时起床练功开始的。他理解了天地人的哲学观并付诸于实践,病才得以治好,人生才出现了转机。

接下来介绍一个相反的病例。病人不理解此哲学观,致使一度好转了的病情重蹈覆辙。

6.2. 病例2 忧郁症好转后复发

40多岁男士,患躁狂忧郁症25年。他的亲戚是精神科名医,但治不好他的病,16年来每天服药50粒。

然而,他到我气功院13个月后,就可以完全停药了。那是因为我给他做气功疗法的同时又教给他自己可做的气功法,让他每天早上练。他曾恢复到了可以工作的程度,之后他每早都练功,还曾定期来接受我的气功疗法。

但这位病人现在住院了。原来是他不再来气功院了,每早的练功据说也停了。听说是他父亲说过“不去气功院也可以”。结果他又进了精神病院。

他问题出在尽管拼命练功使病情有了好转,但乐观的想法使他觉得“已经治好了,不再练气功也没关系”。如果他不那么乐观,而是先检查、比较自身的状况后再做一判断的话,他应该能明白气功的必要,并采取适当的措施来维护健康。

治病和保健上重要的是要遵循天地人的规则去生活。不理解这个哲学观,就会像这位病人那样,治愈一时而最终旧病复发之事是有可能的。

接下来介绍的病例不是病人本人,而是家人和周围的人如何实践正确的哲学观。

6.3. 多次脱险,坏死脚趾奇迹复生

9年前88岁的女士,突然肺衰竭,只有20%的肺在工作,主治医说她已生命垂危。

我跑到医院,为她发功以后,她已经可以呼吸了。起初医生给她输氧10个单位,但我给她发功以后氧气泵就慢慢地都撤走了。

几个月以后,她又患了心力衰竭。 再次进入病危状态,但发功以后则又有了好转。

约一年半后,她又患了肾功能不全,数日不能排尿,都插上了导尿管。

我给她的肾脏发气打开经络时,导尿管中流出了红色液体,还慢慢地从红色成了粉色,(在给她做气功前,触摸到膀胱时,并没有膨胀感)逐渐排尿。

这位病人患有阿兹海默病和帕金森氏病,因为不能自己练功,我便將气功法教给她家人和护工,指示他们每天都做。由于她家离我很远,我只能一个月出差一次去给她发功,所以在其他时间通过护工给她发功很是重要。

有一次我接到电话,说她“癫痫发作,呼吸停止,意识不清”,我于是通过电话发功,并让护工按我的指令配合,缓解了病情。

正是因为她周围的人理解并实践了正确的哲学观,才使得她几度脱险。另外,这个病例还表明乐观要不得。她已经患有阿兹海默病和帕金森氏病,使她不存在乐观不乐观。不用牵强地乐观解释,遵循正确的哲学观采取积极行动的话,病就可以治好。这位病人目前96岁,仍然健在。自医生说她生命垂危以来已经生活8年了。

另外,这位病人身上还有一个很好的恢复病例,也一并介绍一下。

这位病人的脚趾已经坏死,脚趾数目也残缺若干。脚曾完全变黑,但是我发功以后,黑色部分脱落,并长出了新的脚趾。我认为这是受到了来自气功的信息刺激、整理和操作而产生的再生现象。

摄于2015年12月7日

image001 image003

image005 image007

摄于2016年2月22日
image009

7. 正确哲学观助人类发展

除了这里介绍的病例以外,还有其他动脉硬化闭塞症患者坏死的脚趾再次复生的事例。还有从楼梯上跌下造成视神经切断而患外伤性视神经病变的孩子,过了3年,他开始接受我的气功施术,视力从完全失明的状态恢复到银行取款卡背面的小字都可以看清的事例。也还有一名4岁的病人,患右肺动脉缺损症,医生说“只能重新做连接动脉和右肺的手术。随着成长,需要做多次这样的手术。”然而病人没做手术,用气功治好了病。这些都是西医说不治之症的病人。但是,人体有很强的自愈力,也具备再生能力,重要的是如何将其发挥出来。

我以前就认为人的器官和机能是可以再生的。1988年的气功学习会上谈到“人体器官是否可以像蜥蜴的尾巴那样再生?”的话题时,在场的医生给与了否定,但现在对再生治疗持肯定意见的医生为多。比起他们,我之所以能较早地持人也有再生能力的可能性这种观点是因为我秉持正确的哲学观。

天地人、阴阳五行学说、中庸哲学观是基于生命之本的原理,用这些哲理去看待不同的事物会让人明白很多道理。这些哲理不仅是在治病方面,在生活、政治、经济和科学等所有领域中都可以加以应用。我运用这些哲学观,让不可能变为可能,实现了曾说是不可能的器官、机能再生。只要我们对这些哲学观加以运用,人类发展一定前程无量。

ご予約・お問合せは、お電話で

気功施術・気功教室のご予約はこちら

TEL:045-322-6699
受付時間:9:00~12:00, 13:00~16:30
定休日:日曜日、月曜日、出張日

大明気功院常楽寺 横浜本部
〒 220-0023
神奈川県横浜市西区平沼1-29-7
TEL:045-322-6699 FAX:045-322-6690
JR横浜駅から徒歩10分、JR高島町駅から徒歩7分